再说赵慎三,一大早就准时醒来了,他勉强睁开了宿醉后的眼睛,觉得怀里多了一个娇嫩的小美人儿,一时居然拿不准是谁了,幸亏从他靠上郑焰红之后,就逼自己养成了良好的习惯——什么时候醒来发现怀里有女人,都不会按照习惯叫喊,而是看清楚是谁了才叫,省的搞错了惹出大麻烦此刻也是一样,赶紧低头看时,才发现是尹柔正可怜兮兮的依偎在他的怀里睡的正香

    看着尹柔睡着了之后显得孩子般纯真的脸,他依旧会泛起一种说不清楚的思绪,就轻手轻脚的抽出胳膊下了床,迅速穿好衣服想要离开,临走看着尹柔长长地眼睫毛,还是忍不住怜惜的低头吻了吻她,这才急匆匆离去了▲他却没有发现,在他走了之后,尹柔那长长的睫毛中间就沁出了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心里对他更加死心塌地了……

    匆忙开车跑到市政府,换了一辆昨天就跟办公室借的双排座的商务,开着回到家里,老人们都已经等急了,赵慎三把奶奶背上车,带着大包小包的祭品跟鞭炮上了车,到方天傲的住处接了他,就一起朝赵慎三的老家——x市农村开去

    说是赵慎三的老家,其实他们家从爷爷那一辈就已经出来了在云都做生意,老家其实都是些远亲旁支,没有直系亲属了,但是在他爷爷快去世的时候,还是坚持让把他葬回老家,所以墓地就选在老家的一个地方

    车到了x市y县之后,就开始按照赵爸爸的指点向一处农村开去离开县城路况就差了,起初还好歹都是水泥路,到了镇上之后还要往山里走,那路也就越来越不好走了,终于曲曲弯弯的到了一处两道山夹着一条河的地方,眼看看走着走着,宽敞的河水居然突然间没有了,一座山却突兀的出现在面前,哪里还有路?

    赵慎三爷爷去世的早,当时他还鞋这许多年不曾来过,自然一头雾水,就纳闷的问父亲:“爸,您到底记清楚了没有?我怎么觉得没路了翱”

    赵爸爸却笃定地说道:“你只管往前开,一定没错!”

    赵慎三嘟囔道:“再开,再开撞山上了!”却不敢不听爸爸的话,一直艰难地开到山前,才发现浓密的树木掩映下,隐藏着一条勉强可以过车的路,在父亲的坚持下,就硬着头皮把车开了进去

    谁知道车在树林间走了有五百米左右,猛然间就窜出了树林,一片宽阔的盆地就出现在面前,这里绿水茵茵,田地如棋盘,麦苗长的又粗又壮,如同群山环抱中的一颗珍珠一般惹人喜欢

    方天傲一直看着窗外,此刻就发出一声赞叹:“哎呀,难得的风水宝地呀!三弟,你们家在这里还有房屋没有了?如果没有,等下我帮你看一块地方,还是盖起来好,正所谓阴宅阳宅亦呼应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相信我今天一定能找到你福气的来源之谜!”

    赵爸爸插口说道:“有房子,怎么没有?我爸爸就弟兄两个,我伯父早年就夭折了,所以等于是独苗一个,在这里有好大一处宅院呢,只是我们家都去市里住了这里就让我本家一个打光棍的兄弟暂时住在偏房里,也好帮忙照看,咱们等下就要先回家去”

    赵慎三倒是不知道老家的情况,按照父亲的指点把车开进了村子,虽然是村子,却也并不住的很密集,都是依山傍水在合适的山洼里盖一处房子,看着跟风景画一样,车有一段路居然是从河滩中间开过去的,路上的乡亲们看到他们,都亲热的打着招呼,这就颇费工夫,好容易到了半山腰一个四合院门口,赵爸爸说到家了

    跳下车,方天傲就不停地啧啧赞叹,说这个地方简直是妙到巅峰的一处好宅基地,且不说背后的山势整个就是一条腾云驾雾的巨龙,单说赵家这个房子居然不偏不倚正好盖在龙脊背上,岂不是正好托着他们平步青云吗?

    赵爸爸掏出钥匙打开正门,那个亲戚出去干活了不在家,屋子里倒也干净,众人休息了一会子,那个亲戚回来了,居然是一家三口,有个挺富态的婆娘带着一个孩子跟着走了进来

    赵爸爸激动地叫道:“兄弟,你成家了?挺好挺好!”

    那人憨厚地笑笑说道:“是艾自从住到你这里以后,我看山下的林子闲着,就开始种植香菇了,谁知道正好丰收了又加上价格好,这两年就赚了不少,也就娶了你弟妹了,这孩子是她带来的,对我倒也亲,嘿嘿!”

    方天傲看了看那孩子说道:“叔叔,好生养着吧,这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以后你还要跟着他享福呢!”

    大家亲热的闲话了一阵子家常也就中午了,那婆娘忙忙的做出饭来大家吃了,奶奶跟赵爸爸都急着上山,也就赶紧去墓地了

    赵爷爷埋葬的地点是在后山的一条沟里,车勉强开到山上就开不动了,幸亏亲戚早就准备,弄了一把藤椅抬着奶奶走了一公里才到了地方

    这个地方别说什么风水了,就但是凡夫俗子看看都会觉得心旷神怡,因为这里正是一道山梁,左右远一点都是很高的山,往下看山梁两面又都是一弯碧水,在耀眼的春光下清澈见底,“哗啦啦”的声音更是让人猛然觉得有一种超凡脱俗般的平静

    赵爷爷的坟地处正好山梁巧妙地拐了一个弯,如同一个人的怀抱一般抱着一块平整的土地,这块地看上去甚是宽敞,赵爷爷的墓地就在这块地的正中间,围着坟头有三颗高大的槐树,不远不近的把树荫笼罩在坟头上,可是不远处的高处,却多了一处坟茔,邪邪的十分别扭

    看到那座坟,赵爸爸就惊叫起来:“哎呀老三,怎么这里多了一个坟呢?这是谁埋在这里了?”

    本家叔叔木讷的说道:“前些时,坪上的老赵家常年在外面打工的老大跟儿媳突然间遭了车祸,老赵跑来跟村长说了葬在这里,我当时来看了,觉得他们的位置在咱们家的丈量面积之外,也就没阻拦,怎么了大哥,不好吗?”

    赵爸爸也说不出什么好不好的,只是凑近本家兄弟,说他做梦了,老爷子说新搬来的邻居老欺负他,弄得那个本家也吓了一跳,目瞪口呆的无话可说

    而奶奶却已经哭倒在坟前了,一边哭一边絮叨着她已经收到老爷子的托梦了,今天特意带着儿孙看他怎么怎的,赵妈妈自然也是跟着哭了

    而方天傲却从一到这个地方开始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亢奋起来,一个人嘴里嘟嘟囔囔的计算着什么,手里拿个罗盘东西南北的走动着,突然间回到跪在坟前焚烧纸钱的赵慎三跟前拍拍他说道:“你先别忙弄这个,跟我过来我有话说”

    赵慎三明白这个人一定是看出了什么问题,赶紧跟着他走到很远的山梁边上,方天傲确信跟来的乡亲们听不到了,才眉飞色舞的对赵慎三低声说道:“三弟呀,我要谢谢你啊如果不是对你好奇,我断然没福气看到这么绝妙的风水宝地呀!”

    赵慎三看着方天傲激动地声音都有些颤抖,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因为就算是这里真有方天傲说的那么好,也是他赵家的,跟方天傲什么关系也没有呀,那么激动个什么劲呢?其实赵慎三哪里知道喜爱玄学的人那种怪脾气?他们只要能够用自己的学识去印证某种超自然的事物,就会觉得有莫大的成就感!就像方天傲,自己豪富的身份倒一点不看重,只要用易学弄出点名堂来就骄傲的不得了!今天他看到了老师传授中最最绝妙的风水宝穴地,由不得他激动万分了

    “来来来,你跟我来看看……”方天傲拉着对这种事情一窍不通的赵慎三来到山梁边上,指点着说道:“你看这里的整个地形,咱们脚下的这座山梁是周围所有山脉的脊柱,而且又是东西两面两条河的分水岭,更加是这两条河的源头,正是史料上记载的‘境内山脉水脉皆发于此’,从风水上来讲这可是大富大贵的‘长生之地’呢!你再看整座山梁的形状是不是一条龙?从这里开始一直蜿蜒到山下又到了后面那座山上,恰好在那里收尾,而你爷爷的阴宅就在龙脖子上,你家的阳宅又在龙腰上,恰好就是你爷爷驾驭着这条龙托着你在天上飞啊贵不可言!贵不可言啊还有还有,你看这两条河乃是清水河,自古水为财,更加让你贵中有富,富助贵长,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啊最绝妙的是这块坟地这么宽敞,你看你爷爷的坟前面最起码还有十几亩平地,这就衬托的子孙福禄绵长艾你爷爷足足能辅佐你们家八十年,以后你父母百年了,这前面还可以继续做阴宅,那可就更加绵长了!只是……”

    方天傲好容易得到了一次现场发挥的时机,口沫横飞的一直解释着这里有多么多么的好,说的赵慎三也热血沸腾起来,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有脱了俗套,还是用了一个“只是”就把所有的好都给划了一个引号!

    赵慎三着急的问道:“是艾你说的那么好我应该无灾无难才是,怎么我会如此倒霉呢?赶紧说关键的吧!”

    “三弟,你不要急嘛!你的问题不是出在硬件上,问题是小节,我早就看出来了,等下帮你解脱,先说这个阴宅的利弊”方天傲艺高人胆大,仿佛对赵慎三担忧的问题不以为然,接着往下说道:“你回头看你爷爷的坟周围,是不是围绕着三颗槐树?这一定是你爷爷下葬的时候你父亲找了高人指点,这才布下的这‘三才’阵势,更加聚拢了龙气,加速了对你家这一枝的扶持,但是你父亲如果有兄弟的话,可就远远不如你家了!”

    赵慎三大吃一惊,瞪大了眼睛看妖怪一样看着方天傲惊叫道:“翱!你咋知道的?!”

    方天傲看他的声音太大,居然惊动了那边的人都朝这边看,赶紧吹胡子瞪眼睛制止了他,拉着他一边走的更远一边说道:“槐本为阴,可通灵,三槐定阴,阴定阳生,所以三槐才会成为一种吉祥之兆,以这个方位护佑着坟茔,成为三才之势,加速了阴宅运力的发动但是,你看到没有,这三棵树的分布是不是呈三角形分布,上端是底面,下端是尖?长兄为大,这就把所有聚拢起来的运力都给了你们大门,也就是张兄长门,你如果有叔叔的话就在那个尖上,好运气纵然有些残留也不多了,所以必然比你家差很远很远!”

    “哦!怪不得……我叔叔家果真不如我家,还有吗方大哥?”说到这里,也由不得赵慎三不服了,赶紧诚挚的追问道

    “‘风水’的本质其实就是阴阳,‘风’主动,龙行必然呼啸生风,而‘水’主静,飞龙行止必然有山环水抱‘风水’的含义就是选择龙行止有度的地方,通过建筑的手段将其利用,从中内乘龙之生气,收纳旺盛的运气,也就是把‘风水’对人不利的影响降到最低,把有利的影响提到最高你爷爷这处阴宅就是最好的写照,几乎把一切能够利用的生气全部利用了,所以才把你不甚辉煌的人生烘托得如此辉煌”方天傲接着讲述道

    赵慎三仔细的随着方天傲的手指看着琢磨着,还真是越看越觉得就是那么回事,脸上也就对方天傲越发的钦敬了

    方天傲也很得意,接着说道:“更加厉害的倒还不是这‘三才’阵,给你爷爷看这个阴宅的人一定也是一个极其厉害的高人,他居然还把这个墓留了一个气口,形成一个风水至高的段位——活墓!”

    “翱活墓?这这这……这不都是死人住的吗?还分死活吗?”赵慎三不懂了

    “嗯,分的!”方天傲郑重的说道:“仅仅是墓穴坟茔自然都是死墓,但是如果留有气口,就不是死墓而是活墓了,你看,你爷爷墓穴的气口就留在那边半山腰上,气口垂直向天,又应了‘天人合一’的思想,实在是高啊”

    赵慎三茫然的朝方天傲指的半山看去,却只看到父亲跟本家叔叔正在那座新坟跟前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就转脸问道:“什么气口?我看不见,不就多了座坟吗?”

    方天傲耐心的说道:“你没看到新坟前面是什么了吗?”

    赵慎三仔细看了看说道:“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看到有口泉眼井,别的啥也没有翱”

    “对了!”方天傲一拍手说道:“就是那口井!那就是高人留的气口!你想艾如果他把气口留的露在外面,别人岂不是能够看得出来了?所以他就巧妙地用山里人寻常见到的泉眼井掩盖了一下,其实你若不信等下挖几铁锨看看,下面必然有墓道连到这里!”

    “哦?会这样?不用挖了,你说的我都信,那么问题出在哪里了?”赵慎三心悦诚服的问道

    “问题就出在气口上了!”方天傲卖了半天关子,此刻才揭晓了谜底

    “什么?是不是还是那座新坟坏了我家的气口?”赵慎三惊问

    “聪明,孺子可教也!”方天傲点头说道:“你看,这座坟恰好坐落在你家的气口上方,等于把你家的所有运数都截留到他们那边去了,而且经过他家掘墓动工,一定把你爷爷墓道通往气口的局势给破坏了,我已经听你说了你奶奶跟爸爸的梦,都说你爷爷浑身水湿喊冷,那一定是他们在截风水的时候误把墓道跟水源连起来了,泉里的水灌进你爷爷墓里去了!”

    “哼!这家太可恶了,我索性多留几天,找他们家让他们把坟迁走!”赵慎三想着自己莫名其妙的倒了霉,气不打一处来,就发狠说道

    方天傲说道:“稍安勿躁艾兄弟!你想艾这世上的高人又不止一个,你家能找人家也能找,人家一定是知道了你家风水好,故意这样子埋葬抢你家风水的,而且你没听到你那个叔叔说人家经过村长同意了吗?你现在找上门去岂不是自讨没趣?”

    赵慎三气狠狠说道:“那也不能就这样被他们抢了去翱你没看我差点倒霉到局子里去了,不赶紧弄好还得了?”

    方天傲阴测测一笑说道:“其实对方找的先生也不高明!他们只知道埋在气门上方截你们的运气,却不知道他们埋的位置十分可笑,你仔细看看,像不像给你爷爷家的大宅院看家护院的?如果不是误打误撞的破坏了你家的气门,让泉水灌进了墓道,他们一点便宜也占不到!既然他们想给你家看家护院,那好艾咱们就成全了他们吧!”

    赵慎三眼睛一亮,眼巴巴看着方天傲说道:“大哥,这可是兄弟生死攸关的事情,您可不能藏私,赶紧说出来破解的法子吧!你们的行业规矩我也不懂,需要多少谢礼或者是别的什么我都一概照给,不能伤损了您的!”

    方天傲跃跃欲试的看着那个新坟,拍了拍赵慎三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兄弟,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风水,更是第一次破解风水煞,说不得要试试身手了!等我回去了你帮我用白真丝做一套睡衣睡裤,再给我一万块六字开头的壹佰元钞票就行了,破法我自己搞!”

    赵慎三忙不迭的答应了,方天傲就说道:“咱们兴师动众的来这里,对方说不定会知道的,所以千万不能大张旗鼓的搞什么动作,反正也晚了,晚上就住在这里,到夜深了我陪你来动一动就没事了,现在咱们再过去仔细观察观察吧”

    两人商议完毕后,就走到那个新坟跟前,方天傲对满脸恻然的赵爸爸说道:“叔叔,您别难过了,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您,咱们那边说话吧”

    方天傲冲着赵慎三一使眼色,让他拖住那几个邻居别跟过去,赵慎三自然赶紧掏出烟卷,跟几个邻居聊起了天

    赵爸爸跟着方天傲走到一边,方天傲就问道:“叔叔,爷爷下葬的时候是谁看的穴位?墓道的设计又是谁弄得?现在还找得到那个先生吗?”

    赵爸爸叹息一声说道:“方先生,慎三说你精通易学,我也觉得你刚刚丈量的时候很是在路数,我就明白你一定能够找到化解我家风水的法子的!其实我父亲自己就是一个精通易学的人,当时在我们村是远近闻名的先生,正是因为他一生泄露天机太多,才折损了寿命的……唉……在他准备离开家乡去市里经商的时候,就已经给自己找好了这个葬身之地,而且在有了病之后就已经设计好了墓道的图形跟尺寸方位,详细的绘制了一张图,在弥留之际交给了我,嘱咐我一定要按照图解精确地布置,一丝一毫都不能偏差,所以我父亲托梦给我说浑身水湿的时候,就明白一定是隐藏墓道的泉眼井出问题了!唉!没想到居然是被老赵家埋人挖开的!”

    方天傲眼睛一亮,着急的问道:“呀,叔叔,居然还有图翱您带了吗?能给我看看吗?”

    赵老爷子点头说道:“我带了,从做了那个梦我就想着没准需要修改墓道,所以就拿着呢!”说着,从内衣口袋里珍重的掏出一个层层包裹的塑料袋包包,一层层打开了,露出了一张已经发黄的纸递给了方天傲

    方天傲把纸打开之后,两眼放光,近乎贪婪的看着,比划着,对照着,神情越来越佩服,最后低声赞叹道:“哎呀,爷爷可真是高人呐,居然计算的滴水不漏,可是叔叔,您为什么不学这一行呢?这手艺失传了多可惜!”

    “唉!我爹说凡人还是平平淡淡的好,不该知道的东西知道得多了会毁坏五感的,更说不定就折损了福分寿命,让我坚决不可以学这些东西”赵爸爸叹息着说道

    “那么……恕我冒昧啊叔叔,问问您为什么老爷子这张图上并没有三棵槐树,如果不是您懂的话,是谁栽的?”方天傲耐不住好奇,还是问了出来,因为他原本就很怀疑三才阵是赵慎三的父亲所布,若非如此,没有一个父亲会偏向大儿子到这种地步的

    “我弟弟少年时十分叛逆,对我父母也颇多顶撞忤逆,就算是我爹最后住院的时候,他也不去医院照看我爹临终的时候悄悄告诉我说,如果老二不给他送终,就在他坟边按照这个方向种三棵槐树,如果送终了就不种我爹去世后,我弟弟两口子第一反应就是抢房子,根本不管老人的后事,还借口我弟媳病了不参加葬礼,我当时就按我父亲的意思种了槐树,怎么了大侄子?是不是对老二家不好翱如果是的话我把它们砍了吧,无论如何我是兄长,不能对弟弟太过刻薄的”赵爸爸忐忑的说道

    “没事没事,这槐树跟别的没关系,我也就是白问问罢了!您放心吧叔叔,既然有了这张图,咱们今晚趁没人的时候来动一点工,奔你家就平安了,爷爷在地下也安稳了”方天傲赶紧说道

    大家心里有数后就会村子里去了,坪上的老赵家也许是心虚,赶过来看望赵家老太太,说及儿子媳妇惨遭车祸,埋在了那里的事情时,赵家爸爸很大度地说那里早就出了赵家坟地的范围,没事的,他们回来也是因为二月份正常的拜祭,邻里乡亲的都好说≡方看一家人都神色如常,也就放心的回去了

    夜深人静之后,方天傲跟赵慎三和赵爸爸三个人悄悄地出了门,带了白天方天傲要的几根一头削尖的桃木棍子又上了山,到了坟地时,满天的月亮十分明亮,方天傲就不让他们用手电,三个人按照他说的位置把四根桃木棍东西南北深深地钉进那座新坟四周然后又把泉眼井的侧边挖开,里面果真是一条水泥沟抹的通道,泉水渗透了被震碎的水泥墙壁一点点渗进了通道里,三个人赶紧用带来的工具修补好了那条通道,又仔细按照原样封住了外表,方天傲还嘱咐赵慎三尽可能地把草皮都原样种好,确信看不出端倪才罢休

    忙碌了好一阵子,终于方天傲说可以走了,三个人才赶紧溜回了刘家睡下了,第二天一大早,赵爸爸借口给父亲坟上拔草,赶过去又检查了一遍,看到昨天晚上的痕迹的确看不出来,这才回来了,赵慎三也就带着一家子回云都了

章节目录

长篇h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金利顺文学网只为原作者仙人掌的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仙人掌的花并收藏长篇h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