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
    新乘朱祥和薛萍是一个机组,她女朋友杨乐静也在这边休息三个小时,两人正好能见上一面以解相思之苦,却说他下楼时经过王宏的房门口,"啊……再快一点……大力一点……哦……用力、使劲操……哦……"这分明是乘务长薛萍的声音,朱祥早已耳闻薛萍的浪史,不由得停下听了起来。"萍姐,我的好姐姐……你的屄真好……再夹紧点……哦……好舒服……"王宏性奋的吼着。

    "亲汉子……你要操死我了……姐不行了……好弟弟……哦……哦……"听着薛萍骚浪的**声,朱祥的**硬了起来,轻轻推门,门竟然没锁,把门开了一条小缝,只见薛萍盘着头发趴在床边上,翘着肥白细嫩的大屁股,王宏站在地上扶着她的细腰正在狠操着,薛萍的大白腚被撞得"啪啪"直响,胸前的一对大白**倒吊着晃来晃去的。

    "萍姐……大**操的你舒不舒服……爽不爽……"王宏的大**在薛萍粉红娇嫩的骚屄中,顺着她那四溢的**猛操,还用话故意逗她,并且加快抽送。"呀……你好坏……人家……好嘛……我说……你的……**……好粗……把姐姐的……浪屄……插得满满的……姐姐好舒服……你不要停……姐姐要你……插……浪屄……好痒……"

    薛萍的淫叫声让王宏更加疯狂的干她,他有时用**的插进浪屄里,有时则摆动臀部让**用转的转进浪屄里。而薛萍也不时扭着屁股配合他的宝贝。薛萍还一面扭屁股,一面高声叫着说,"啊……好舒服啊……啊……啊……亲弟弟……啊……哦……啊……酸……死了……你干得……姐姐……酸死了……"屋里的淫媚的春色,使朱祥受到极大的刺激,心想着如果操着薛萍的人是自己多好啊。

    薛萍**里的**,源源不断地狂泄着,被王宏的**掏了出来,淌到嫩屄外面,滴落到床单上,骚水顺著大腿内侧往她跪著的膝弯里流了下去,"亲哥……你的好大……好大啊……插得姐姐……都要舒服死了……爽死姐姐了……啊……啊……啊……喔……舒服死了……姐姐舒服死了啊……姐姐……不行了……"

    王宏趴在薛萍光滑的背上,大**猛捅着,同时左手也在她的大**上又捏、又搓、又揉的,另一只手则拿着薛萍的臭高跟鞋狂闻着,王宏用指头在她那颗早就肿肿的大奶头上,捏来捏去像挤奶似的,而薛萍的**,更源源不绝地,一直往外流。"啊……插……吧……你这样子……从後面干姐姐……会使姐姐更觉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姐姐真的是……爱死你的这根……大……宝贝了……啊……啊……用力……用力干姐姐……啊……嗯……"

    王宏从薛萍的身上爬起来,抱着她的大白腚用力冲刺,薛萍伏在床上手紧紧抓住被单,口中发出令人欲仙欲死的美妙呻吟。

    突然王宏把大**从她浪屄中抽了出来,让薛萍躺在床上将她白嫩的双腿大大的分开,暴露出红嫩的屄眼,从枕头下拿出一双薛萍刚才送他的臭臭的黑色短丝袜套在大**上然后直捣黄龙,插入她的**深处,用力研磨数下,薛萍的**就不断的涌出,口中更是**。"啊……真美死了……"

    王宏的大**抵住薛萍**深处的浪屄,薛萍全身一阵颤抖,**紧缩,一股热呼呼的**直冲而出。薛萍双手紧紧抱住他,双脚紧缠着他的雄腰,扭着细腰肥臀。"宝贝……用力操……吧……姐姐的浪屄好痒……快……用力插……大**哥哥……"王宏被薛萍搂抱得紧紧的,胸膛压着薛萍涨噗噗、软绵绵的大**,下面的大**插在**的浪屄里,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时而碰著浪屄,每次操到底就研磨数下才抽出。

    薛萍的两条**上举,勾缠在王宏的腰背上,使她紧凑迷人的小肥屄更是突出地迎向他的大**,两条玉臂更是死命地搂住他的脖子,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浪扭着,"哦……我痛快死了……你的大**又碰到……姐姐……的屄心里……了……”"

    "宝贝……我的好老公……你的大宝贝……插得姐姐……要上天了……好儿……再快……快……我要泄……泄……了……"薛萍被王宏的大****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欲仙欲死,屄眼里**直往外冒,浪屄乱颤,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渺渺,双手双脚搂抱得更紧,肥臀拼命摇摆,挺高,配合王宏的**。

    她如此骚浪的叫着,刺激的王宏性发如狂,真像野马奔腾,搂紧了薛萍,用足气力,拼命急抽狠插,大**像雨点似,打击在薛萍的浪屄上"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好听极了。含着大**的嫩屄,红色的屄肉随着**的向外一翻一缩,**一阵阵地泛滥着向外直流,顺着肥白的大屁股流在床上,湿了一大片。王宏卯足气力的一阵猛烈**,已使得薛萍舒服得魂飞魄散,不住的打著哆嗦,娇喘吁吁。

    只见王宏捧着薛萍的一对臭脚痴迷的舔着,他用舌尖轻轻舔着薛萍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细臭淫脚趾,一股浓浓的脚臭味就扑鼻而来,先是脚底,然后是她的柔软的脚趾缝,最后再挨根儿吮吸那细长白嫩的脚趾头,如玉的脚趾上布满了王宏的口水,不时用力深嘬,用牙齿把脚趾含住轻咬,薛萍身如触电一样,从脚麻到头,不禁扭动身子,"大**亲老公……我……的心肝……不行了……我……好美……我泄了……"薛萍说完后,猛地把双手双腿挟的更紧,嫩屄挺高。

    "啊……哥哥……你要了我的命了……"薛萍一阵抽搐一泄如注,全身都瘫痪了。王宏还在卖力的操着,薛萍迷乱的**着,"啊……好深啊……嗯……用力……亲老公……姐姐……爱死你了……啊……啊……姐姐……要泄了……啊……好舒服……好畅快……用力……对……再用力……姐姐……要泄了……啊……美死了……嗯……喔……嗯……”"薛萍的呻吟越来越微弱,王宏想她已经**了,继续狂抽猛插,他只觉得薛萍的屄心口正在一夹一夹的咬吮着自己的大**,一股像泡沫似的**薛萍屄眼而出,流得床单上面一大片,薛萍爽得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白嫩的双脚用力得弓紧。

    王宏也达到射精的巅峰,他拚命冲剌。**在薛萍浪屄里一左一右的**,研磨着薛萍的浪屄,王宏叫道,"萍姐,我快要射精了……快……"他用力的将薛萍雪白的大屁股抬离了床榻,下体向前没命地挺动了两下,把大**顶进薛萍**深处的屄心,那剧烈释放的火烫精液一股股地击打在薛萍的花蕊里。

    薛萍让王宏把大**伸进自己屄心里射精的时候,那种令她快活得死去活来的感觉让这位美妇迅速地又攀上比刚才更高的**里,她美眸迷离,娇哼着扭动着那诱人犯罪的雪白大屁股,丰满白嫩的**如八爪鱼似的缠紧了身上健壮的王宏。门外的朱祥看得大**怒勃,**勃发,匆匆下楼见自己女友乐静去了。

    乐静已经在一楼的咖啡厅里作着等了,朱祥偷眼望去,只见乐静穿了件身穿一件黑色露肩短裙,领口为v字型,刚好可以看到她的乳沟,下身的修长美腿上套了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再配上一双性感的黑色细跟凉鞋,由于凉鞋前面只有一条细带,使得穿着肉色透明短丝袜的白嫩脚趾,完全一目了然,而且每根脚趾头的指甲又涂上黑色指甲油,更显得性感,也使朱祥的**越来越难受。

    朱祥坐到她的对面,低下头看着她的脚秀气玲珑,透明的丝袜里寇丹浓艳,踝骨那儿晃荡着精致的脚链,"老婆,到我房间做一次吧。"乐静媚笑了一下,美腿直直从桌子底下伸过来压在朱祥的大腿根部,"老公,人家等会就走了,用脚给你弄吧,我今天穿得你还喜欢吧。"

    因为有长长的桌布挡着,乐静不知何时已褪去肉色透明短丝袜,那性感的淫脚,美丽的脚趾,此时隔着朱祥的薄裤,轻轻夹弄着朱祥的**,乐静的五根微微弯屈的脚趾头长得很秀气,趾甲修剪的整整齐齐还涂着黑色光亮的丹蔻,除了脚跟与前脚掌处有部分茧子,其余部分依然光洁柔滑,令人有一种想把她们含在嘴里的冲动。

    为了不在别人面前出丑,朱祥苦苦忍耐着,只觉得身体下面的**上,乐静涂着黑色光亮指甲油的白嫩脚趾传来的力道,时松时紧,时而轻拨,时而重扭,激发着自己的**不断的膨胀着,快感源源不断的袭来,大**被乐静的淫脚肆意的玩弄,**彻底沦入她的掌握。

    再看看乐静,她嬉笑的坐着,摆弄着两只洁白的玉手,左手的食指,轻轻的摩擦在她右手的食指与无名指之间摩擦,一双滢滢妙目,更若是有意的看着朱祥,而她腿下的臭淫脚,则挑逗着朱祥的**,不断的燃烧着他的欲焰。

    乐静身下做着那般动作,面上却平静如常,还甜笑着对朱祥说道,"老公,人家等会就走了,你想不想人家啊。"

    "啊…想啊…嗯…"朱祥苦苦支撑着,身体不敢动弹,而她问来的话语,一句都听不进去。

    "老公,你爽不爽啊?"乐静媚眼看着朱祥,娇叱,"怎么样,你把**掏出来套上丝袜弄吧。",说完把自己的肉色短丝袜扔给朱祥,涂着黑色光亮指甲油的白嫩脚趾把朱祥裤子拉练拉开,让大**暴露出来,臭淫脚又在朱祥的**上用力夹了几下。

    "啊…"朱祥赶紧把乐静的短丝袜套在坚硬似铁的**上,苦忍着不敢呻吟出来,看着乐静那双秋水涟漪的眼睛,媚笑的望着自己。

    乐静就完全的将两只淫脚的脚心对脚心的夹住朱祥的**,使劲的完全夹住,朱祥感觉自己的**快被压瘪了,但是乐静细嫩的脚趾却使朱祥感觉很舒服,夹牢后,乐静就拼命的上下滑动脚掌,随着乐静脚趾一下一下的动作,朱祥的快感,不断的攀升,没多久从**流出的**就打湿了乐静的短丝袜。

    乐静的脚掌又白又嫩、又滑又软,温热的触感使朱祥感觉到一种酥麻的舒爽,乐静的脚趾就灵动地沿着朱祥的**肉帽边缘,轻巧而微微地抚弄着,娇媚地问朱祥,"老公,这样……舒服吗?"朱祥半闭起眼睛点了点头,乐静浅浅地笑着,双脚突然加速地搓揉起来。"哦……乐静,你弄得我好……好爽。"朱祥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感,不禁仰起身子。

    他苦苦忍住爆发着的**,强烈的快感涌来,渐渐转变成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疯狂的颤抖,在这种近似于疯狂的脚交之下,朱祥再也忍不住了,**开始狂喷精液,乐静轻轻的欢呼一声,忙用涂着黑色光亮指甲油的白嫩脚趾按在朱祥的**上,任凭他浓白的精液打湿丝袜喷射在自己性感的脚上,甚至有一些都喷到了乐静的深蓝色牛仔裤上了。

    朱祥射过精液的**却并没软下去,可能是看了薛萍的**受了刺激,**还是暴涨着,乐静感受着脚上火热的精液也起性了,她发现自己的小嫩屄已经湿透了,**透过薄薄的丁字裤流在牛仔裤上,乐静脸上红扑扑的,右手隔着牛仔裤紧紧地按在嫩屄处不停地揉搓着。"宝贝,你怎么了?"朱祥问。

    "老公,我……"乐静骚浪地说,"人家下面痒得厉害……"

    朱祥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见四下无人于是钻到桌布下面,拿开乐静紧按在浪屄上的手,只见牛仔裤浪屄处已湿了手掌大的一块,朱祥挺着大**蹲着身子下去闻了一闻,是一股浓浓的**气味。于是会心一笑,故意问道,"宝贝,你裤子尿湿了?""不是嘛,人家是……""是什么?""老公,你真坏!你是故意的嘛!"乐静脸色绯红,故作娇羞地道。

    "让老公给你弄弄。"说完,朱祥就将右手插入乐静的两大腿间并隔着裤子用力按捏乐静的浪屄。乐静身子微微一震,随即自动张开两腿,以便让朱祥的手有更大的活动馀地。

    随着朱祥的爱抚,乐静的身子开始扭动起来,嘴里不停地发出小声的呻吟声。"啊……啊……唔唔……啊……好……好舒服……好爽……啊啊啊……"乐静只觉得浪屄有一种被电击似的酥麻感,朱祥见状把脸埋在乐静的浪屄,开始边按捏边狂吻乐静的浪屄,隔着牛仔裤吮吸乐静的**。

    这一弄,把乐静搞得爽极了,她脸上渐渐升起了一朵红艳的桃花,浑身开始发抖,像虫一般地在椅子上扭来扭去,嘴里不停地呻吟,"哎唷……哎唷……好……好痛快呀……好爽……哼……啊啊……"朱祥见状更不停的吻捏弄着,那淡黄色透明的、滑滑的液体透过乐静那紧绷绷的牛仔裤,被朱祥大口大口地吸进嘴里。

    不久,乐静就被吸得欲火中烧,淫荡地叫道,"我……我那**里……好痒……好痒喔……"很快,乐静的**已经痒得非常厉害,淡黄色透明粘稠的**有如泉水般的涌出,媚眼已经细眯得像一条缝,细腰扭摆得更加急,两只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脚趾用力的弓紧翘起,朱祥一边舔着一边把她的脚放在自己硬挺的**上,乐静只觉得以**为中心开始挛痉并迅速扩展到骨盆和全身,脚趾用力的夹着揉搓着朱祥的**。

    乐静浑身的血脉已经了似的,欲火升到鼎点,身体也像快要爆炸了似的。"我……我不行了……要丢……丢……好美……好舒服……唔唔……你……你好棒……我……我爽死了……我要上天了……尿……尿出来了!"乐静全身像遭到电击似的一阵剧烈抽搐,双腿猛蹬数下,一串**辣的乳白色的**如连珠炮似的从**深处喷射而出,透过牛仔裤,全部被朱祥吞入口中。

    朱祥在桌子底下看看乐静,把大**在乐静戴着脚链的脚脖子上顶了两下说,"宝贝你下来给我叼出来吧。"说完坐回椅子上,乐静急忙蹲在桌子下来撸着他的**使劲的用小嘴唆了着,乐静快速的吞吐着他的**头子,朱祥舒服的哼哼着,开始前后摇晃着屁股,**在乐静的小嘴里**起来。

    乐静用嘴使劲的吸吮着他的**头,**头上冒出了黏糊糊的透明黏液,乐静用舌头在他的**上不停的打转,舔着着他的**裂缝,唑得"滋滋"有声,忽然朱祥**头一阵放大,哆嗦了哆嗦,一股股滚烫的乳白色的精液由**狂射出体外,乐静一下没含住,浓白的精液全喷到了她的脸上了,

    朱祥只大大哼了一声坐在转椅上……

    什么叫性福的生活?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定义,但对于朱祥这种彻底的恋足者来说,每天有个长的妖艳无比的空姐女朋友每天琢磨着用她那堪称极品的臭淫脚给你脚交的时候,那就是无上的性福了。

    最夸张的一次,朱祥坐乐静的飞机,发水的时候,朱祥看着容貌俊美,美腿淫足的乐静,穿着制服衬衣短裙,黑灰色裤袜浅口半高跟鞋,非常性感。在她给朱祥倒饮料时,媚眼一抛,故意把自己的大**碰到朱祥的头上,看得朱祥**有些硬了。

    今天乐静全身都是标准的空姐制服,只有高跟鞋的鞋跟比其他空姐的略细一点高一点,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但这样看起来更加性感诱人,让朱祥很想搂着那双黑灰色丝袜包裹着的精美的小腿脚面上亲吻舔戏一番。

    吃完了食物,朱祥假装上厕所,来到机舱后部,和发完食品正坐在那里休息的乐静攀谈起来,看着梳着髻的乐静的俊美脸庞,**越来越硬,乐静对他的热情也使他胆子更大了,朱祥干脆向乐静说明了想操她。

    乐静看着朱祥一楞,接着微微一笑,带着他走进了后舱四个洗手间中的一间,将门栓好。

    朱祥也不知哪里来的劲儿,乐静一下抱上洗手台,乐静解开制服衬衣,朱祥迫不及待地掀起乐静的红色奶罩,亮出她白白的大**,贪婪地舔起乐静红红的奶头来,乐静没想到一上来就被舔奶,痒得低声乱叫,待要挣扎,却被朱祥架住胳膊,只得任他舔弄。

    舔了一会,乐静痒得连**也流出来了,把红色的小三角裤裆部都浸湿了。朱祥又捉了乐静的臭淫脚,扒了她的黑色半高跟鞋,捉了那臭烘烘的淫脚,将鼻子凑到那发黑袜尖上,使劲地闻,乐静的脚臭味,令朱祥兽性大发,大**怒勃,他不由分说,将乐静两条修长美腿扛在肩头上,乐静穿的是无裆裤袜,这种裤袜是乐静专为方便挨操买的,挨操的时侯不用脱掉丝袜。

    朱祥将乐静的小三角裤扒到一边,乐静红嫩多汁的屄眼就露了出来,乌黑细长的阴毛布满了整个屄眼,大**已经肿胀火热,朱祥用两指微一剥开,透明黏滑的**就泉涌而出,将手指弄得湿滑黏腻,朱祥用手掏出**屁股往前一拱,"噗吱"一声,**刺开**、穿过**,,粗长的**尽根没入了她的浪屄里直接顶向屄心,"啊!……啊……"瞬间的快感,让两人都叫出声来,朱祥的大**一插入屄眼里快速**起来。

    朱祥**不长,却粗如易拉罐,乐静的**被撑开很大,娇嫩的浪屄被朱祥像打桩似的狠狠的干着,朱祥咬着牙,一上来就是狂风骤雨般的**,大**无情的蹂躏着乐静娇嫩的小浪屄,每次进入都是运足了力气,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子宫的强硬撞击。乐静的**随着朱祥激烈的操干而晃动,身下的洗手台也摇晃的厉害,"咯吱咯吱"的就像是要散架了,一样百抽之后,乐静的屄眼里开始狂流浪水,屄心子受到一下一下的撞击,两片红红的**肉翻进翻出,**肉壁由痛而麻由麻而痒,在**不断流出后,也配合的筛动雪白的大屁股,嘴里"啊……啊……我好……舒服……喔……"的**起来。

    朱祥听到乐静被自己奸弄得**,更加兴奋,奋勇朝乐静屄眼里猛冲,接着把乐静两只穿着黑灰色丝袜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淫脚掌抵在自己脸上,亲着舔着闻着,白嫩嫩的脚背、柔软的脚底板,长得端端正正的肉嫩的前脚掌和脚跟泛着浅浅的红润,在飞机上站了一天因血液循环的加快而显得红通通的脚掌,细嫩的脚趾长长的、相互间整整齐齐的依附在一起,终于忍不住把乐静的脚趾头塞进嘴里,轻轻的吮吸起来,他感到性奋极了,情不自禁发出低低的吼声,拼命地朝乐静屄眼里猛烈冲击。

    朱祥一口气操了二十几分钟,**酸麻不已,越操越快,越干越狠,他咬着牙,闭着眼,他知道自己快到极限了,**在直接撞击乐静的子宫,在乐静要死要活的哭叫声中,精关一松,精液"噗噗噗"一股一股射出,大量火烫的精液从马眼喷涌而出,猛烈的击打在乐静的屄心子深处,快速的将她的**注满。乐静受精液的强力冲击,屄心一收一放,浪水狂喷而出,身体一下软了下来,两人紧紧的搂抱在一起。

    朱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慢慢的把**从乐静的浪屄里退了出来,大量的精液从她的屄缝里往外冒,乐静喘息了好久,才勉强从台上下来,用纸巾擦干净下身的精液,慢慢收拾好,两人这才走出洗手间,这是架大客机,后舱没有乘客,只有另几个空姐,她们见乐静他们出来,会心地一笑。

    ...